当前位置 > 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这块被香港激进反对派视为眼中钉的地方 出了啥事
  • 发布时间:2020-03-14
  • www.sykntwztd.com
  • 原标题:元朗!元朗!

    全球记者直击:谁在“妖魔化元朗”中转移注意力?

    21日下午约22时,港岛上环一带大批武装分子刚刚冲入中共中央联络办公室,在信德中心外与清剿警察对峙。几乎与此同时,新界西北20多公里处的元朗发生紧急事故。在香港西铁元朗站,身穿白色衣服的人用藤条和其他工具追赶身穿黑色衣服的人,导致45人受伤。反对派指责警方“未能及时出现”,公众舆论迅速从激进分子的骚乱转向侮辱国徽,转向“无辜公民被黑社会殴打”。

    虽然香港警方迅速对事件展开调查,但活动人士第二天继续煽动“报复”。23日,被反对派指责为“与白人握手”的立法会议员何振耀的父母的坟墓被武装分子毁坏。“元朗会发生什么?”让很多人捏了把汗。记者《环球时报》最近两次来到元朗,近距离观察这个被激进反对派视为“眼中钉”的地方。

    进入元朗区,该街于22日晚上20时恢复。在由港岛至元朗的968巴士上,只有5名乘客,包括《环球时报》名记者。“平时不是这样!快满了!”一名返回元朗的女乘客刚刚打电话给她的家人,问:“在家安全吗?”她告诉记者,今天一整天,互联网都在传播,说在元朗有"帮派争斗",而且"可能会发生一件大事"。正如这位女乘客所说,一些香港媒体甚至在未经核实的情况下将谣言直接放在网站的显着位置,提醒公众“晚上15: 00至22: 00不要去元朗”

    不出所料,元朗晚上九点很安静,街上的商场和商店都关门了。这不仅仅是在晚上。从那天起,一些网民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了元朗“空城”的照片,因为一些村民收到了“温馨提示”,建议他们尽快关门。

    当每个人都屏住呼吸时,这通常只是一个虚惊一场。许多香港媒体在22日大肆宣传的“元朗之夜”并没有如期到来。一些香港朋友逐渐作出反应,告诉记者这可能是反对派为了干扰元朗的正常生活而又一次“放风”。

    图:元朗街边的标语(拍摄: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 范凌志)

    照片:元朗街头标语(照片: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范凌芝)

    23日上午,记者《环球时报》再次来到元朗。街道已经恢复了。元朗广场9点多开门。商场下的麦当劳挤满了吃早餐的上班族。每条街上都有“维护元朗和谐,维护地区和平”的口号,路边栏杆上的何振耀议员海报上仍有反对派的侮辱性涂鸦。记者的照相机不会吸引怀疑的目光。路边或几个穿黑色衣服的市民根本不会招致敌对行为。反对派最近坚持声称“穿黑衣服进入元朗是危险的”,这显然是不真实的。

    22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强烈谴责元朗发生的暴力事件,表示特区政府亦会全力调查及跟进事件,并依法进行调查。然而,反对派在香港社交媒体上煽动暴力的声音仍在上升。“7月27日收复元朗”已成为活动人士使用的新口号。

    在21日冲突爆发之前,也有一个穿黑衣服的激进分子被当地人赶到元朗的事件。活动人士甚至在互联网上高喊“让世界超越元朗”的煽动性口号。为什么远离香港行政和金融中心的元朗成为冲突的中心?或许我们可以从元朗的文化和地理特征中找到一些线索。

    在21日冲突爆发之前,也有一个穿黑衣服的激进分子被当地人赶到元朗的事件。活动人士甚至在互联网上高喊“让世界超越元朗”的煽动性口号。为什么远离香港行政和金融中心的元朗成为冲突的中心?或许我们可以从元朗的文化和地理特征中找到一些线索。

    元朗区位于香港18个行政区划的西北部,靠近深圳湾,市区距离深圳福田口岸不到10公里。与香港南部繁荣的九龙和香港岛不同,元朗有着更深厚的历史和宗族文化。香港法律规定,年满18岁的男性香港本地居民

    23日,记者《环球时报》走进靠近西铁元朗站的“南便围”村。这也是21日冲突期间白人聚集的地方。在南边围的“福德堂”,几个中年男性村民正在抽烟聊天。当记者表示他们想知道这场冲突时,他们显然提高了警惕,并不断向记者解释说:“我们都来自这个村庄。那天所有参加战斗的人都是从外面来的。我们与他们无关。”

    “我们不像网上说的那样咄咄逼人!”一名男子告诉记者,喜欢制造麻烦的人是那些穿黑色衣服的人。“他们只是想搅乱我们的生活。”该名男子还建议记者看看村庄,并拍摄建筑物,但不是人。记者《环球时报》注意到福特大厅外挂着一个警告:“这是村子里的一块私人土地。最近,由于村民和私人业主的投诉,一些自称是传媒、政府部门和其他杂七杂八的人,在村里乱来乱拍,造成不必要的滋扰。因此,任何人未经许可不得进入村庄。违反者将被报警,并对后果负责。”

    元朗居民周女士带记者前来采访,她解释说新界围村的村民生活相对平静和富裕。在香港其他地方的人眼里,他们是“乡下人”和“有钱人”。毕竟,他们没有买房子的压力。“同样,元朗人也讨厌被外人骚扰,因为这会直接影响他们平静和无压力的生活。”

    照片:元朗南便民村(照片: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范凌芝)

    南便民村不大,村内道路狭窄,两边有高低不等的小房子。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房子的外墙上经常可以看到“八象古寺祝贺观音大石堡诞辰”和“专业风水、八字活力”等告示和招牌。记者回忆起7月中旬元朗区居民赶走闹事者后,网上流传着一张名为“公海”18区联合小组屯门田”的电报组截图。内容显示,有些人组织所谓“扫墓人”到元朗夏村和魏湘江挖掘原居民的祖坟,发泄他们的愤怒。"这显然是对传统的元朗人民的巨大挑战."周女士说。

    Photo: Street View of元朗23号(Photo:Global Times-Global Network记者杨胜)

    由于邻近内地,元朗的内地移民比例亦较香港其他地区为高。在南编委村门口,杂货店老板钟先生听出了记者《环球时报》的大陆口音,主动请他坐下来和他说话。他告诉记者,他今年82岁,1962年从大陆来到香港,以避免饥荒。他告诉记者,元朗围村的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村里有很多中老年人。“在我这个年纪,我早年看到日本人用刺刀捅中国人,来到香港后,我被英国人欺负。我开了一家商店,买了一辆车来经营和运输。我必须每个月向警察支付300元,以确保我不会被他们罚款。香港的年轻人以前从未经历过这种情况,所以他们常常不理解我们对祖国的感情。”

    “妖魔化”元朗已经转移了舆论的焦点,

    “元朗人其实很慷慨可爱。例如,一些村庄喜欢邀请歌手在节日唱歌。当歌手在舞台上唱歌时,村民们开始分发红包。流行歌手在一首歌后可以收到几十个红包!周女士说,由于元朗的文化特点,元朗人经常被“妖魔化”。「在香港,很多人喜欢把元朗,甚至新界与黑社会联系在一起。似乎这里的每个人都加入了帮派。这与缺乏理解有关。”例如,每年春天,元朗都会为女王生日举行舞狮活动。年轻的舞狮者穿着传统服装,上面写着他们自己的氏族名称。心怀不轨的人叫嚣“牟某堂”是黑社会的宗族口。这太荒谬了。「

    」恶魔

    Photo: Street View of元朗23号(Photo:Global Times-Global Network记者杨胜)

    被反对派指责为“与白衣人握手”的立法会议员何均瑶最近也成为香港电视台的焦点。虽然他已经澄清,他在21日晚餐后会见支持者握手,并没有参与指挥,但在香港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中,澄清效果似乎并不明显。23日下午,活动人士发现了何均瑶父母的坟墓,并将其销毁,拍摄了侮辱性的照片并上传至互联网。同一天,香港首任立法会议员联合谴责激进暴力分子恶意针对何振耀先生的一系列非法暴力行为,并表示:“这些卑鄙的破坏犯罪行为极其恶毒,涉及受影响成员的整个家庭,伤害他们的感情。这是香港法律和社会道德所不能接受的,实在令人愤慨!我们强烈谴责这一行为,并要求警方认真调查肇事者。”

    Photo:Street View of Longon 23(Photo:Global Times-Global Network记者杨胜)

    “一些香港媒体就是这样,偏袒一方,偏袒一方。”23日,前香港保安局局长、新民主党主席叶刘淑仪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发表上述言论。

    23日,几家香港媒体报道称,在元朗冲突中至少有11人被捕。然而,一如既往,警察一直是反对派十字军的目标。袭击的主要原因是“事件发生时延迟抵达”。叶刘淑仪表示,这样的指控绝对不公平,因为警方人手有限。"当事故发生时,他们甚至需要在几个地区来回移动。"叶刘淑仪表示,一个多月来,香港警方一直承受巨大的压力和不公平。她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填满她的时间表,去找警察的嫂子。与此同时,她还敦促社区对警察表现出更多的宽容和关心。“这是他们最想要的。”

    相关报道:疯狂!香港激进分子摧毁祖坟!当权派强烈谴责它!

    “在强调言论自由的香港,一名直言不讳的国会议员被当作抢劫家庭、毁灭祖先的人对待,这是一个文明社会的耻辱。”23日,39名香港开国立法会议员发表联合声明,强烈谴责暴力分子恶意攻击甚至破坏参议员何振耀祖先的坟墓。在那一天,何振耀先生父母的坟墓遭到破坏,破坏者对着坟墓做了下流的手势。据信,原因是极端分子怀疑何振耀与在元朗教暴力示威者的“白人”有关。

    何均瑶是香港首任立法会议员。他亦是屯门区议会议员及香港岭南大学校董会成员。他曾任香港律师会会长。7月23日,香港“东方网”等媒体报道称,一组何均瑶父母墓碑受损的照片在香港互联网上流传。

    何俊尧家族的坟墓被摧毁(照片来源:香港媒体)

    何俊尧家族的坟墓被诬蔑为“官商勾结”(照片来源:香港媒体)

    根据香港星岛日报网23日的报道,此前,互联网用户已经搜索出何俊尧父母在屯门的坟墓位置。网上的照片显示,他们的墓碑被涂上了黑色油漆,用粗话写着,一些人对着坟墓做了下流的手势。墓室后面的地上写着“官黑勾结”和“何均瑶的孝子”。

    有人对何春瑶家族的坟墓做了下流的手势(照片来源:香港媒体)

    在何春瑶家族的坟墓周围写了侮辱性的文字(照片来源:香港《环球时报》)

    23日下午6: 00,何春瑶、亲戚和助手、田亮村村民等陆续前往田亮村原住民的墓地。何均瑶神色凝重地说,中国文化讲究孝顺父母。如果你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和他谈。没有必要去骚扰父母的坟墓,也没有必要劝说罪犯尽快自首。现在人们和神都愤怒了。他还说“正确的p

    较早前,在22日,何振耀在荃湾荃丰中心的议会办公室亦遭损毁。整块玻璃被毁坏了,碎片散落一地。一些人拍了照片,说他们“死了”。23日,网民发起了所谓的“白宫联合意见书”,要求美国政府禁止何均瑶及其家人进入美国或移民。

    何君尧位于荃湾荃丰中心的议员办事处22日遭破坏(图片来源:香港 《明报》 )

    何均瑶在荃湾荃丰中心的议会办公室于22日被损坏(照片来源:香港《明报》)

    示威者声称他们把何均瑶作为目标是因为他与“白人”有亲戚关系。21日晚,一些极端激进分子包围了香港中央人民政府联络处,甚至进行了诬蔑国徽的罪恶行径,激起了极大的愤慨。当晚,数百名“白衣人”在元朗对一些身穿黑衣、戴面具的示威者实施暴力。据报道,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何均瑶与几名白衣人握手,互道辛苦,白衣人称赞何为“英雄”,有人怀疑何策划了此次暴力事件。

    23日《明报》接受采访时,前民建联主席、立法会议员谭耀宗说,破坏别人父母的坟墓太过分了,“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完全被破坏了”,希望警方追查是谁破坏的。他认为,有人怀疑何均瑶是元朗袭击事件的幕后黑手“没有证据”。他是乡议局的太平绅士,也很了解元朗的一些居民。"我认为当我们见面握手时,这没问题."相反,更令人惊讶的是,有些立法局议员带一群人到他们不住的地方工作。立法会议员张国军对《明报》表示,极端分子以何振耀为目标,旨在激怒香港市民,让他们将元朗暴力袭击事件归咎于当权派。

    23日,39名执政党成员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强烈谴责激进暴力分子恶意针对参议员何均瑶的一系列非法暴力行为。他们说,激进的暴力分子除了在网上大肆围堵和披露何的家庭信息外,还大肆破坏或封锁他的办公室。现在有人破坏了何祖先的墓地,还诬蔑性地说:“这种卑鄙的破坏罪恶行径是极其恶毒的,涉及到受害者的整个家庭,伤害了他们的感情。这是香港法律和社会道德所不能接受的,实在令人愤慨!”他们表示强烈谴责,并要求警方认真调查肇事者。声明呼吁社会停止煽动敌意和仇恨,停止制造非法和暴力事件,否则香港将永远不会有和平,每个人都将处于危险之中,每个家庭都将陷入困境。

    香港《明报》在23日发表了一篇社论说暴力就像瘟疫。如果它失去控制,它将蔓延和恶化,然后它将入侵整个社会,并最终导致一场灾难。既然危机迫在眉睫,政府和公民必须共同努力遏制危机,不允许更多的暴力继续下去。(万维网/符晓冬瓜夏叶澜和李思坤)

    23日39位建党人宣布谴责针对何均瑶的恶意暴力行为(“文慧网络”截图)

    福石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sykntwztd.com 技术支持:福石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