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管涛:稳增长的市场信心与政策定力
  • 发布时间:2020-03-13
  • www.sykntwztd.com
  • 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其2020年1月的世界经济展望中表示,它打算将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测从5.8%上调至6.0%。]

    六大保证之战无疑是2019年底的经济热点之一。各界都不反对国内经济面临越来越大的下行压力。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坚持“稳中求进”的方针,保持经济在合理范围内运行。

    应对经济低迷,优先改革

    六大保证之战反映了政策与市场之间的预期不佳。2018年,国内经济增速比上年下降0.2个百分点。中国央行顶住了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四次加息的压力,通常每年三次将收益率下调2.5个百分点。到2018年底,中国和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差已经基本趋同,甚至出现逆转。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同比下降0.5个百分点,第三季度,经济增速降至6%。在美联储三次降息并重启表外扩张的情况下,中国央行普遍仅两次下调收益率1.5个百分点(一次在1月份宣布,两次实施)。现在,中国和美国的收益率差超过了100个基点。在过去的一年里,关于降息和降息的市场传言一直被人们听到。

    从最近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来看,2020年仍将是稳中求进、坚持新的发展理念、坚持以供方体制改革为主线、坚持以改革开放为动力、推进高质量发展、加快建设现代经济体制、坚决打赢三大硬仗、全面开展“六个稳定”工作、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计划的总基调。

    2020年经济工作仍将保持改革而非刺激的战略重点,主要是因为政府意识到中国正处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和转变增长动力的关键研究时期。结构性、体制性和周期性问题交织在一起,“三阶段叠加”(即经济增长速度的转变期、结构调整的阵痛期和以往刺激政策的消化期同时发生)将继续深化。经济下行压力增加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合理的。

    为此,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总结了对经济工作的四个重要认识:第一,要科学稳妥地把握宏观政策的反周期调整,增强微观主体的活力,把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主线贯穿于宏观调控的全过程;第二,必须从系统论的角度优化经济治理模式,强化整体观念,寻求多目标之间的动态平衡。第三,要善于通过改革突破发展面临的体制和机制障碍,激活潜伏的发展潜力。第四,必须强化风险意识,牢牢把握系统性风险底线。

    与此同时,早期为稳定增长而采取的宏观调控措施的效果正在逐渐显现。例如,随着基础设施投资的发展,2019年前三季度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比第一季度高0.43个百分点。另一个例子是去年11月经济运行中“两个加速”(工业服务业加速增长和市场销售加速)、“两个稳定”(就业形势稳定和外贸外资形势稳定)和“两个改善”(经济结构改善和市场预期提高)的积极变化。

    此外,是否投保本身可能不是问题。由于全球贸易形势的缓和,宽松货币政策的回归,以及世界经济的稳定甚至复苏,外部环境开始好转

    潜在产出是生产资源被充分利用时的经济产出水平。一个明确的衡量标准是在充分就业条件下实现的经济产出或增长水平。当然,这是一个理论概念。定性分析容易,定量分析难。不同的研究方法或前提假设会导致截然不同的结论。然而,实际增长不能偏离潜在增长太多。否则,可能会出现周期性的经济波动。这仍然是基本的经济规律。

    正如每个人对均衡汇率的具体水平有不同的看法一样,均衡汇率决定市场汇率,市场汇率围绕均衡汇率上下波动,这仍然是外汇市场价值规律的体现。如果这一政策采取了稳定汇率的操作,并最终取得了成功,这无疑表明当时的市场汇率已接近合理均衡的水平,即使这一判断受到了市场的质疑。否则,即使美国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拥有最大的经济和黄金储备,它也将不得不因为美元危机而放弃“双挂钩”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随着人均收入增加、资本形成增加、技术进步放缓和人口结构变化,大多数人的共识是中国的潜在增长将会下降。这是因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新常态”,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然而,2008年金融危机造成的“三阶段叠加”的影响尚未消除,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当前的宏观调控空间或透支了当前的经济增长潜力。

    从2009年到2018年,中国经济每年增长8.6%。如果不是2009年至2011年每年超过10%的高增长率,以目前的经济实力,经济增长率仍将在8%以上。有鉴于此,在潜在产出分析框架下,不难理解当前的“扶而不举”的宏观调控策略。

    稳定的信心可能不在于短期的稳定增长。

    保持六年经济增长率的原因之一是,如果经济增长率突破六年,可能会加剧经济衰退的预期,进一步削弱投资者和消费者的信心。显然,这只是人民的一部分,并不代表每个人的观点。因为对于微观主体来说,不管增长率是多少,都有好的和坏的机会,投资既有利润也有损失。即使我们现在提倡“六个保证”,将来的情绪转为乐观,我们也可能认为6%左右的增长是好事,因为它减轻了当前资源错配的压力,有利于中国经济中长期的可持续发展。

    即使一个人想保持一定的增长红线,作者也更倾向于进行科学严谨的分析,而不是拍摄大量的点。例如,为了保持一定水平的新就业,实际经济增长率不应低于多少。为了保持一定的宏观杠杆率,名义经济增长率不应低于多少等。因为从2019年人民币汇率突破7的经验来看,整数值可能是一个心理障碍,如果它突破了,它就会突破。被某个整数阈值缠住可能会吓到自己。

    作者认为,即使没有额外的刺激,随着外部环境的改善和增长势头的转变,中国经济预计在2020年增长6%左右。稳定预期的关键不是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长值,而是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和高标准开放。这是人民想要的。

    我们常说汇率改革,机制比水平更重要。通常情况下,人民币汇率出现七折是因为汇率贬值。但更深层次的是,7日突破后,人民币汇率的上下空间已经打开,汇率市场化程度进一步提高。因此,海外投资者并不担心违反七条规则,而是更有信心购买人民币金融资产,因为提高汇率灵活性与扩大金融开放有着内在的逻辑一致性。

    系统长期稳定,政策短期多变。最近几年

    此外,潜在产出和增长是动态的,而不是静态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推进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开放,加快高标准市场体系建设,是更加根本和长远的。只有这样,中国潜在增长的下行速度才能真正放缓,甚至潜在增长才能被推高,从而使中国经济保持较长时期的中高速增长的战略机遇。

    当然,任何政策选择都是排他性的,有利也有弊。对此,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方面要求坚持客观规律,全面评估重大政策出台和调整的影响,坚决消除一切形式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另一方面,人们强调,全球动荡的根源和风险点已经大大增加。我们应该制定好工作计划,并在多个目标之间寻求动态平衡。

    (作者是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士生导师,董辅教授)

    福石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sykntwztd.com 技术支持:福石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