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来试人间第二泉——访惠山泉
  • 发布时间:2020-02-12
  • www.sykntwztd.com
  • 我原以为在钟灵这座美丽的山和水中会有清澈的泉水等着我,但当我看到它时,我很失望。我们面前的二泉是一个八角形的上池和一个正方形的中间池。两个池沼有建于宋代的春亭。据说宋高宗品尝惠山泉水后,修建了这座亭子来保护泉水。现在一圈铁护栏围绕着春亭建起来了,这让我无法靠近它们,只能靠得很近四处张望。我看见王城碧泉静静地栖息在池底。池壁长满了苔藓和杂草。唐代围绕它修建的石栏杆历经风雨光滑圆润。只有几个深而浅的缺口,这是几千年来人们从今年春天开始喝茶时留下的痕迹。微风吹过,水面的倒影荡漾着五个字“世界第二春”。赵孟山墙上的石雕历经数千年依然生机勃勃。

    今天二泉没有多少游客,所以我开始和一个正在做早操的当地人聊天。听他说:在过去,所有的两个泉水都被排干了,两个小时后就可以注满了。在20世纪80年代初,抽取一半泉水需要4到5个小时。然而,近年来二泉的水量越来越少,几乎枯竭。如今,游客看到的游泳池里的水都是自来水。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否可信,但我宁愿不相信。已经流淌了1000多年的惠山之春,自茶圣鲁玉产品成为“世界第二春”以来,已经享有了数千年的悠久声誉。我曾在一份文件中看到,“惠山是吴彤砂岩。泉水经过过滤,富含矿物质,色泽透明,香甜可口,是泡茶的瑰宝”。因此,它能在唐代陆羽和刘伯初的水单上名列第二,这绝非偶然。古往今来,这清澈、绿色、甜美的泉水一直受到许多皇帝、将军、学者和学者的青睐。他们都以品尝二泉之水为乐。如果今天,这只天生留给我们的眼睛,古泉,干涸了,永远消失了,那将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

    在春亭外,不远处是长方形的下池。下池建于宋代。来自上池的水被引过一个涵洞。虽然动脉是相通的,但上池是水源,水质是最清澈的。

    健谈的老人告诉我,当盲人阿炳弹钢琴时,只有游泳池能反射月亮。在秋日的阳光下,树木摇曳,这里没有一轮明月。带着二泉的生动魅力,我只能想象当时的阿炳是什么样子。

    在最深最安静的夜晚,他站在游泳池边。春天映着月亮,月亮映着春天。一切都静悄悄的。阿炳开始演奏他心爱的《二泉映月》,悠扬的音乐,悲伤,苍凉和冷漠,这似乎是一种对痛苦生活的倾诉,但在旋律的起伏之间,它也让人感受到一种超越痛苦的强大力量。

    我默默地想,虽然阿炳是孤独的,但他从未孤独过。他留给世界的那首独特而着名的歌,就像大自然的声音一样,触动了无数人的心,拥有无数知心朋友。

    ”莫愁前面的路上没有知心朋友。世界上谁不知道君主?”

    作者:清川|弘毅茶道美学作家

    福石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sykntwztd.com 技术支持:福石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