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一个外地人,差点儿被锅盔征服了
  • 发布时间:2019-10-06
  • www.sykntwztd.com
  •   2019 天敌是美食

      

      小时候,每当家里或邻居,有人要出远门,家里人都会做些烙馍让他们带上,路上充饥用。运城人有句俗语:“在家百日好,出门一日难,干馍布袋老棉袄,加顶草帽三件宝。”

      那时每家都不富裕,口粮按人头分配,粮票更是稀缺,吃公家饭的才有。农民视它为宝物一般,偶尔管工作队的饭,才能换得几斤,又舍不得用,尽压箱底,以备急时到公家食堂买几个饼子,或哄小儿,或孝敬长辈,又怕偶有家人出行以备急用。因为离了粮票,出门在外连口吃的也买不到,烙馍便成了离家出行的必带之物。

      

      ▲未能找到图片来源

      烙馍是出门的必备,家里丝毫马糊不得。那年头,口粮有限,白面更少,每有人出门,或走亲戚,少不得要动用平时舍不得吃的麦子。石磨磨成粉,和成面,扞成片,抹上少许油,加些葱花,盐和花椒粉,再卷起揉成团,扞好放在鏊上,烙至两面金黄,摆案待凉。那香味,真把人的馋虫勾了出来。

      

      ▲未能找到图片来源

      每当家里烙馍,小孩也不出去疯玩了,围着案头,盯着铁鏊,恨不得把眼睛当嘴用吃上一口。趁大人忙活,小手悄悄伸向案边,不等摸到,啪得一声,“趴开!这是给你吃的?耍去''。小嘴咧咧,又不敢哭出声来,默默离开香气诱人的厨房。

      等到馍烙完,父母还是要省下自己嘴里那口,拿出一个来,一切几份,让小孩们几个一人一块尝个鲜,小的们如狼似虎般吞咽,刹时就完。那香味至今难忘。

      1972年冬,我应征入伍,临行前一天,父母照例动用了准备过年才用的麦子,忙活了大半天,做了好些个烙馍。这大概是父母为将要远行的儿子准备得第一份厚礼,犹如我的成人礼一般隆重,无言中透露出“临行密密缝”的母子情怀。黄挎包几乎被塞满,我反复劝说,参军了,部队不让带。但没什么用,最后老父亲总算将馍掏了出来,只拿了两个,用报纸层层包裹装了。看着渗透纸张的油渍,我的心都软了。

      时光飞逝,两个女儿先后上了大学,每次开学,妻子都要给她们做些更油更香的烙馍带上。烙馍的充饥功能,转化成了一种情意的关切,亲人间的血脉之情。

      

      ▲未能找到图片来源

      女儿大学毕业,工作落户在西安和深圳,我们夫妻从此像候鸟一样来往于三地。初到西安,看到有卖锅盔的,大如轮,小似饼,甚是好奇,烙馍样的饼竟能做的这样厚,烙熟还不焦。过去曾听从西安回去的人说起过锅盔,描绘得很神奇,大、厚、香,特好吃。看他们每每说起,眉飞色舞的样子,不由就问一句:“锅盔说的那样好,有咱们的烙馍好吃吗?”对方说:“各有特色和味道,不信你试试?”这不是抬扛吗,运城又没锅盔,咋试?

      那天去小区外买馍,不巧卖完了,旁边一家锅盔店排起了长龙,我也排队买了几个,做晚餐用。拿回家与妻子先尝了尝,看着稍微泛出焦黄的外壳,一股香气直钻肺腑,着魔般地先吃为快。妻子说:这锅盔做的与咱们烙馍就是不一样。

      

      ▲图 | ZOL摄影论坛。网友

    福石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sykntwztd.com 技术支持:福石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