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美乱港真相:斥巨资搞培训 “颜色革命”走到第6步
  • 发布时间:2020-03-14
  • www.sykntwztd.com
  • 原标题:美国在香港混乱的真相:投入巨额资金进行培训,“颜色革命”进行到第6步

    香港骚乱继续。8月13日晚和8月14日凌晨,一些暴徒袭击了一名大陆游客和一名大陆记者,并阻挠治疗。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言人徐露英说:“我们对这一近乎恐怖的行为表示最强烈的谴责。香港激进的暴力分子已经完全突破了法律、道德和人性的底线。

    早些时候,在8月11日晚上,一群暴徒向深水港的警察投掷汽油弹,造成警察多处烧伤。当晚,香港警司协会主席陈文德总警司对使用汽油弹袭击警方的行为表示愤慨,认为这是极其暴力的行为,是绝对不可接受的严重罪行。不管呼吁是什么,都没有理由为这种邪恶辩护,“事实上,这已经是一种恐怖主义行为。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言人杨光对此表示强烈谴责,指出香港的激进示威者“开始显示出恐怖主义的迹象”。“两个多月来,人们在国徽上泼墨,把国旗扔进海里,砸碎立法会大楼,咬掉警察的手指,挖议员的祖坟,倒骨灰,在机场追老人,围攻劳动人民.一连串不合理的事件,令人不禁要问:香港有甚么问题?这背后是谁?

    8月6日,记者《环球人物》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问题专家张国庆。他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美国这次正在香港进行一场“颜色革命”。这种技术非常熟练。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表示,最近在香港发生的暴力事件是“美国的杰作”。

    采访后的第二天,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和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处在深圳联合举办了一个香港局势论坛。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张晓明直言,在最近的示威和暴力活动中,有人鼓吹“香港独立”,高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包围和攻击中央政府联络处,肆意侮辱国旗、国徽和区徽。这些行动严重挑战了“一国两制”原则的底线。正如很多香港人所说,修正案已经恶化,具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

    这是第一次正式宣布“颜色革命”的判决。

    美国在香港进行“颜色革命”的步骤。

    美国在香港进行“颜色革命”的步骤。

    香港的“颜色革命”和美国在其他国家进行的“颜色革命”大致相同。第一步是裁减人员,加强情报工作,使香港成为东方情报站和情报热点。许多情报人员,包括许多非政府组织人员,将穿梭其中。第二步是动员基层民众,开始给他们洗脑,恶意攻击甚至“妖魔化”中国。前两步很早就开始了。第三步是准备和排练。五年前的“占领中环”事件是一次彩排。”张国庆说。

    2014年9月28日凌晨,“香港独立”活动人士、香港大学副教授戴耀廷等人在香港金钟提米路举行集会,宣布“占领中环”正式启动。金钟和旺角的许多街道立即被示威者占领和瘫痪。历时79天的非法“占领中国”行动对香港的公共秩序、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造成了巨大影响和破坏。在占领中环的第38天,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的雷定明教授计算出保守估计造成1万亿港元的损失。直到12月15日,香港警方在铜锣湾进行了最后一次清场,“占领中环”的闹剧才告结束。

    “‘占领中国’以失败告终,但它“训练”了反华分子。许多o

    上述街道和骚乱始于今年6月9日。反对派组织“香港民权阵线”(以下简称“民阵”)以反对《逃犯条例》修正案为由,组织了大规模集会和示威。他们散布消息说,一旦新修订的《逃犯条例》获得通过,中央政府将利用该条例所涵盖的罗志罪名任意逮捕和引渡香港人(即“将他们送往中国”),从而使被引渡的人受到不公平的审判,并使《逃犯条例》成为政治镇压的工具。据民阵称,那天有103万人参加了示威。然而,香港警方的统计数据显示,在游行高峰期有24万人参加。组织者宣布的人数往往比实际人数高出两到三倍,以便夸大效果。

    根据《逃犯条例》的旧版本,香港与英国、美国和新加坡等20个司法管辖区签署了移交逃犯的协议,但不包括中国大陆、台湾和澳门。2018年2月,一名香港男子在台湾杀死了他的香港女友及其胎儿,并在抛尸后逃回香港。在香港警方抓获该名男子后,该名男子无法被移交到犯罪发生地台湾接受审判,因为香港和台湾之间没有移交逃犯的协议。他在香港只能因盗窃和其他罪行被判处29个月监禁。受害者的父母非常痛苦,所以我促请香港特区政府尽快修订《逃犯条例》,将肇事者绳之以法。

    为了堵塞法律漏洞,特区政府在广泛听取民意的基础上,提出修改《逃犯条例》,并向立法会提交《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立法会原定于6月12日举行会议,审议《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然而,由于示威者占领道路并在立法会附近聚集人群,导致警察线遭到暴力袭击,会议被取消。针对这一结果,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华盛顿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发表了一句“着名”的话:“香港的示威游行是一条美丽的风景线。”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振耀告诉记者《环球人物》,立法会共有70名议员,包括43名建制议员、26名反对党议员及1名民选议员。如果《逃犯条例》在6月12日被认为是正常的,批准的概率相对较高,所以那些人正在尽力阻止它。六月十五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暂停修订工作。

    "在台湾的电视节目《夜问打权》中,我们一个接一个地讨论了'反交付'担心的情节自始至终不会发生,因为言论和出版自由不在规定之内,所以不能移交引渡,是否引渡的决定权在香港法官。对手到底害怕什么?他们是“反华”还是“反华”?”台湾着名电视主持人黄智贤在接受记者《环球人物》采访时兴奋地说。

    现在它已经进入了第六步:制造罢工

    修正案已经中止,但是示威者仍然坚持,甚至变成了暴徒。6月21日,示威者包围了警察总部和特区政府大楼。他们还向警察投掷鸡蛋,并用激光照亮他们的眼睛,从而影响警察工作和各政府部门,或迫使他们停止行动。一些法律专家表示,示威者当天至少犯下了七项罪行,包括非法集会、共谋或煽动公害。五天后,示威者再次包围了警察总部,并拆除了“香港警察总部”的牌匾。

    五天后,香港庆祝回归周年纪念,大批示威者冲击立法会。数名警员受伤,立法会大楼的玻璃门被铁棒和囚车砸碎。他们还袭击了出入口的铁门,从铁门的缝隙向立法会大楼投掷不明烟雾和燃烧的物体,强迫警察回来撬开铁门,蜂拥进入立法会大楼,造成严重破坏,切断了监测设备的网络电缆,并将文件散落一地。抗议者撕毁《基本法》,涂抹香港特区行政长官的区徽

    从那以后,暴徒们向中央联络处大楼投掷鸡蛋、玻璃瓶、砖块和油漆炸弹,用黑色液体涂抹国徽,并在外墙上喷洒侮辱性语言。尖沙咀海港城一座建筑物前悬挂的中国国旗连续两次被拆除并抛入大海。暴力行动一次又一次升级。越来越多的香港市民和内地网民认为,这种暴力不是一群松散的暴徒所为,而是有组织、有针对性的。

    根据香港《环球人物》 《大公报》 《文汇报》和其他媒体报道,外国人员亲自进入现场,戴上防毒面具,点燃手工艺品,并推给警察。外国人员也担任非现场教员。“外国司令部”通过社交软件向暴徒们通报了警方在手机上的最新进展,称“警方仍与你保持距离,但正在向下一个路口前进”。

    媒体还发现这些暴徒的文化水平很低,一些即使是小学生也很少写错的词经常出现在画的反动标语中。然而,即使那些不会写这些单词的人也能在街上用非常专业的手势交流,这些都来自美国的一套教程。

    在美国教程中还有一课是关于“如何对抗警察”。教授的诀窍是把人员分成小组。“调查组”负责调查现场情况和制造麻烦,而“媒体小组”负责在后面等候。警察总是准备一有动作就拍照,然后拿出来宣传。此外,还有“印刷团队”、“支持团队”和“营销团队”等。这些教程的内容在香港的防暴部队中得到充分的“落实”:每次他们面对警察时,第一排的人负责扔东西,第二排的人负责拿雨伞和砖头扔东西,第三排的人用长棍攻击,后面的人被雨伞遮得严严实实。

    如此严密的组织需要很多钱。骚乱者个人向香港记者《星岛日报》承认:“扔了3000个鸡蛋和砖头,在后面挖了500块砖头,戴着黄色头盔、眼罩和手套的罢工者每天也能得到3000块。”

    美国人的行为如此明显,以至于引起了香港市民的强烈不满。8月3日,一些香港公民团体在美国驻香港和澳门总领事馆外举行抗议,提出“困扰香港、扰乱香港的美国佬”和“幕后黑手滚出去”等口号,谴责美国肆意干涉香港事务。当晚,一群香港居民在尖沙咀集会,并于23时再次升起五星红旗,高呼:“拆了它,让我们升起它!”“支持警察!保卫香港!严惩暴徒!”

    2019年8月3日,香港市民在美国领事馆外举着横幅抗议。

    张国庆说,现在,“在制造骚乱的第五步之后,香港版的“颜色革命”已经到了第六步:制造罢工,加剧恐怖活动,使城市瘫痪。罢工将涉及更多的人,情况可能会失去控制,所以他们可以借此机会宣传这是政府工作不力造成的。罢工后的下一步是流血。”8月5日上午,抗议者在几个地铁站发起滋扰活动,故意阻止车门关闭,导致地铁停止运行。他们还在地上设置路障,强迫公共汽车站和用胶带捆绑自己开车去上班的车主。这种强迫市民罢工的行为激怒了香港市民。长期以来,香港人对生活有一个简单的信念:“挣钱养家是最重要的”和“我们必须再做一次”。正是这种信念支持香港人以勤奋和务实的精神创造经济奇迹。因此,尽管有许多困难,大多数上班族还是坚持工作。有人在社交网络上说:“今天,我坐公交车到1000元。为什么我必须去工作?”“别说你今天中午12点到达公司。即使在晚上12点钟,我也得去上班,即使我走路也不行!”一些人对街上举着美国国旗的暴徒喊道:“如果你不工作,如果你制造麻烦,你就会有钱。我们必须工作,我们必须工作!”

    8月6日下午,有人发现、罗、等人,“港

    伦敦经济政策办公室前主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约翰罗斯告诉《大公报》:“就像美国骚乱期间,中国驻美国外交官会见暴乱领导人或波多黎各独立运动领导人一样。如果真的发生了,美国人肯定会认为中国干涉美国内政是彻头彻尾的丑闻。”

    今年3月23日,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及其他反对派人士以“外国形式”到美国“投诉”香港民主、人权及“一国两制”的问题,并祈求“外国成年人”向中国施压。副总统伯恩斯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接见了他们,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官员会见了他们。熟悉美国政治的人都知道伯恩斯和佩洛西是着名的反华政客。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是美国颠覆其他国家的“大脑中枢”。

    7月底,当香港的暴力事件愈演愈烈时,陈安生、黎智英、陈日君等人和一名身份不明的外国人聚集在中环的一家西餐厅举杯庆祝:“欢迎来到香港,现在的形势非常好。”相应地,8月6日,佩洛西发表声明说,她呼吁美国国会中的民主党和共和党成员团结香港人民,为香港人民争取一个充满希望、自由和民主的未来。她将继续推动议会讨论“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该法案要求美国政府每年一次证明香港的“自治”地位,以决定是否维持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案规定的特殊待遇。这是美国对中国内政的赤裸裸的干涉。对此,中国外交部驻香港办公室发言人严厉谴责美国立即停止与香港暴力犯罪分子的合作。

    黎智英、陈方安生、李柱铭和陈日君被称为破坏香港的“四人帮”。

    关键是“非殖民化”还没有到位。

    我去过香港,走过狭窄的街道。从那些不依赖天气、不依赖地面、少跑一点的香港人身上,我们可以看到香港的拼搏精神。22年后,香港是否忘记了它是中国的明珠?”黄智贤告诉记者《环球人物》。

    "我曾多次访问香港,与香港人共事多年。我最难忘的经历之一是非常不愉快的。那时,我和一个香港人去了内地。在餐馆吃饭时,那个人不得不把桌上的盘子拿到浴室去洗,因为他不相信大陆人会洗碗!当我发现这个问题时,我结束了与他的合作。在香港工作的内地人会受到一些香港同事的歧视,因为他们的香港同事受英国教育,认为自己比内地人优越。”罗思义告诉记者《环球人物》。

    "在香港回归前夕,一群香港大学生参观了北京。一个不会说普通话的女孩,我告诉她:你必须学普通话,否则你在大陆会是个哑巴。回归后不久,我访问了香港。这些学生带我去吃海鲜。女孩用普通话告诉我:我听了你的建议,去上海学普通话了。现在我会说普通话了。那些年,我觉得香港的年轻人非常热情友好。然而,我上一次去香港,是在2014年,当时我遇到了香港人和内地人之间的一场纠纷,当时一对内地夫妇在路边给他们的女儿穿上尿布小便,因为他们在厕所排队。当时,我注意到香港的气氛和心态发生了变化。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外关系史研究室主任张俊以告诉记者。

    在张俊以看来,香港目前的问题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虽然有外在因素,但问题的根源在于香港本身。」其他以前是英国殖民地的国家,如印度和新加坡,都经历了非殖民化进程,并已清除了英国的殖民政策。香港没有经历非殖民化。这是香港最大的问题。“

    金教授

    “2011年,香港试图实施国民教育,但出现了一场反国民教育运动。香港教育协会反对,这一尝试失败了。”张俊以说。当时,香港政府推出了《德育及国民教育(小一至中六)课程指引咨询稿》,建议将此科目列为必修科目。然而,国民教育成为一门独立学科的必要性引起了争议,相关的教材和参考书也因不够中立而受到质疑。一群反对国民教育的学生聚集在一起,成立了“学习人民思潮”组织,并于次年5月开始抗议游行。他们还与国家教育家长关注小组和教育协会组成了“反对国家教育科技大学的非政府联盟”。7月底,学生、家长和教师联合发起了一场示威,随后包围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12年9月8日,特区政府宣布让步,并承诺暂时不提升国家教育部。

    "香港的许多教师也被误导,缺乏对国家的认识。香港没有正规的普通教育课程,完全由教师开发。一些老师不了解历史和整体情况。他们只知道一点点历史和整体情况。因此,教学不可避免地存在偏见。他们甚至删减了一些反华报纸的内容,比如《环球人物》,作为教材。”何均瑶说道。

    美国干涉香港已经35年了。

    至于香港问题的外部因素,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干预香港。

    国会是美国干涉香港事务的重要对象。它通过与香港有关的立法活动不断干涉中国的香港事务。据统计,从1984年到2014年,美国国会提出了60多项与香港有关的法案。

    1984年12月,中国和英国签署了《香港联合声明》。早些时候,美国国会开始通过立法活动干涉香港事务。1984年5月3日,美国众议院提出了阻止香港回归的第299号联合决议,称“应尊重香港人民的民族自决权,未经香港公民同意,不得将任何新政府强加于香港。”1991年,几位参议员向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提交了第1731号法案,即“美国-香港政策法案”,该法案规定,香港回归后,美国将继续保持与香港在经济、贸易、交通、文化和教育等领域的原有关系,并对香港采取不同于中国大陆的政策。1992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美国-香港政策法案》,为美国以国内法形式干涉香港事务奠定了法律基础。

    1997年6月30日,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和候任行政长官董建华(右)在总督办公室会面。

    由于“美国-香港政策法案”于2007年到期,美国国会决定重新颁布。2014年,美国国会提出了一项新的与香港相关的法案,“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

    除了立法之外,美国国会还通过其他方式干预香港事务,例如举行涉及香港的听证会,为启动立法提供宣传,以及为香港的“民主派”提供论坛。2014年12月2日,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就香港问题举行听证会。几名众议院议员明确表示支持“占领中环”。2017年5月,美国国会与中国行政部门委员会举行了一次听证会。香港民主党创始主席李柱铭和“香港人意愿”领袖黄之峰一起“作证”,谴责香港回归20年来“一国两制”的实施。

    美国国会已经拨款给一些非政府组织,让他们用大量资金参与香港事务。例如,在《环球人物》年,美国国会向全国民主基金会申请拨款,资助香港的“民主、人权和法治”项目。那一年,国家经济发展局向在香港的机构拨款24万美元。

    在2014年占领中国运动中,香港《苹果日报》报道了t

    2019年5月,“香港人潮”领袖罗赴内德出席论坛。NED亚洲项目副主任李林恩毫不掩饰地说:“关聪,自2014年游行以来,我每年都会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问你同样的问题:我们能为你做些什么?我们能为您做些什么?”香港岭南大学的本科生罗在骚乱后收到了美国耶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奈德“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外力干预是香港社会的祸根

    人民日报评论员

    香港社会对修正案有争议后,特区政府宣布全面停止修正案,以广泛听取社会各界的意见,促进社会理性与平静的恢复。这是尊重民意和依法行政的具体体现。然而,香港一些激进的暴力分子继续打着反对修正案的幌子制造暴力事件。他们的暴力和非法行为令人震惊和愤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他们所做的远远超出了自由表达意见的范围。它们严重威胁公众安全,严重影响香港的法治、社会秩序、经济民生和国际形象。

    然而,一些西方政府,如美国,已经“选择性地失去了视力”,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他们还安排高级官员会见“反华反港”运动的主要人物,以支持香港激进暴力分子的非法活动,并尽力破坏香港的繁荣、稳定和安全。他们批评特区政府依法行政和中央政府对香港的政策,别有用心地抹黑“一国两制”,并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这些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公然违反了国际法和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

    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政客在香港修正案争议中的“表现”赤裸裸地表明了双重标准是什么。在他们看来,在他们的国家,只有暴力才是暴力,而在其他国家和地区,暴力就是人权和自由。在他们的国家,袭击警察和扰乱秩序的暴徒被称为暴徒,而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破坏公共财产、袭击政府机构甚至袭击警察的暴徒是“人权和自由战士”。这种荒谬和虚伪的双重标准暴露了他们在自由和人权的幌子下干涉别国内政的丑恶嘴脸。在香港的暴力事件中,一些西方政府扮演的角色,如美国,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司马昭的心脏”。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不应受到任何外来势力的干涉。中央政府坚持“一国两制”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决心和意志也是坚定不移的。任何混淆香港、破坏中国良好发展局面、阻挠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企图都是注定要失败的。我们再次警告一些西方国家政府,例如美国,要言行谨慎,遵守承诺,遵守国际法和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立即停止以任何借口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立即停止向暴力和非法行为发出任何错误信号,并尽早收回在香港伸出的黑手!

    作者:田亮

    来源:全球人

    福石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sykntwztd.com 技术支持:福石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