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税改能促美国制造业回流?这些数据让特朗普打脸
  • 发布时间:2020-03-14
  • www.sykntwztd.com
  • 税制改革能促进美国制造业的回报吗?事实上,美国企业的回归只是延续了奥巴马政府的政策和经济复苏的趋势。

    上海财经大学美国财经学院首席专家李朝民

    美国总统特朗普提议将制造业带回中国,作为他上任以来的核心政策目标之一。为此,特朗普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在《2017年减税与就业法》 (TCJA,115-97号共和国)对跨国企业的国际税收管理制度进行改革,以鼓励跨国公司返还利润、迁移其营业地址、刺激国内投资和增加就业。

    到目前为止,这些措施是否产生了效果?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是什么?本文主要从财税的角度,通过数据回答上述问题。

    1。“税收中性”政策可能是美国“去工业化”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美国的“去工业化”问题由来已久,积累了很多问题。造成这一现象的历史因素非常复杂,但美国在国际投资中长期实施的所谓“税收中性”政策可能是主要原因。

    国际投资税收中性原则强调,国民的外国收入应由东道国政府征税,而不是由母国征税。“税收中性”理论在美国税法中的重要体现是实施所谓的“全球税制”,积极促进国际直接投资。自战争结束以来,由于对美国非常有利的国际政治和经济结构不断加强,以及长期为国际社会提供各种“公共产品”,如安全、金融和货币基础(基准利率)、财政税收(税率)和其他“公共产品”,美国从跨国投资中获得了大量超额利润。一百年来,美国资本出口规模不断扩大,国际双重征税问题日益突出。一方面,纳税人的母国应对跨国资本的总收入征税;另一方面,来源国也应对其税收管辖范围内非居民的收入征税。如何消除或减少对跨国纳税人国际收入的双重征税,是国际税收理论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因此,税收中性的理念被引入到国际税收领域。

    据此,2017年前的美国税制是混合型的。它具有居民税制或全球税制的特征,要求美国企业无论在哪里投资都要纳税,但同时又具有来源税制的特征。美国还对本国企业和外国企业的收入征税。在通常为全球税收体系的体系下,美国为属于当地税收体系的外国分支企业引入了延期纳税和外国税收相互抵免政策。这导致跨国企业通过各种方式长期推迟可分配利润。此外,海外有利的投资环境和远高于美国的利润率,导致越来越多的企业到海外投资,加剧了美国的去工业化趋势。这种长期趋势威胁着美国的长期就业和增长。

    美国国际税收制度的改革抛弃了“税收中性”的原则。国际税收制度的改革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一是司法管辖向税收制度的转变。事实上,递延税已被废除。尽管新制度有些混杂,但它融合了全球税收制度和管辖区税收制度的双重优势。同时,它还考虑到有形资产的投资,即处置机器、设备和厂房所产生的利润。无形资产收入包括流动收入,这是世界上税率较低的最低税收。其他政策包括当期收入,即利息、特许权使用费、租金、分支机构收入和子部分F收入,已经保留。资本汇回收入和递延税款仅保留美国对外国企业所有权低于10%的投资组合,以及

    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2018年3月的预测,税制改革后海外资金的一次性回报将达到1万亿美元,每季度2500亿美元,后者是2017年第四季度的实际数据。据估计,返还资金的计算基于国际交易账户(ITA)、国际投资头寸(IIP)、经济研究局的跨国企业活动(AMNE)数据以及国会联合税务委员会(JCT)和财政部税务分析办公室(OTA)的各种数据。然而,从美国国际地位的变化来看,2018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分别有1667亿美元和508亿美元的回报。从第三季度开始,美国跨国企业海外再投资活动加快,年回报率仅为5,469亿美元,比2017年税制改革前净增639亿美元,月回报率仅为50多亿美元。与美国的长期海外投资股票相比,2018年的资金回报率远低于超过1万亿美元的预期。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股息收益为1002亿美元,但再投资收入达到402亿美元,表明美资海外资本回报放缓,海外再投资增加。

    可以看出,不仅美国的资本流动没有因为税制改革而增加,就连美国的外国直接投资也在放缓。根据《2017年减税与就业法》,2018年美国的外资流入量从2017年的2770亿美元降至2520亿美元,同比下降9%,而同期中国的外资流入量从2017年的1340亿美元增至2018年的1390亿美元。

    Source: 《2019年世界投资报告》

    据相关数据分析,2017年第四季度美国资本回报率过高的核心原因是跨国企业已经加快了联邦政府降低资本遣返税的步伐。因此,前期资本通过资本市场操作进入美国股市,推动道琼斯和纳斯达克股价大幅上涨。在短期套利之后,他们离开了市场,并很快按照新的资本汇回税进行分配。2018年和2019年美国股市的大幅下跌都与这一因素密切相关。

    而且返还的资金并没有像特朗普想要的那样投资于制造业,这也从一个方面说明了美国的大规模制造业产业链和价值链基础不足,利润率低。

    3。中美贸易摩擦或加速欧洲、日本和韩国对华投资事实上,美国企业的回归只是延续了奥巴马政府的政策和经济复苏的趋势。首先,目前企业的回报主要集中在中小制造企业,主要来自中国、德国和日本。2010年美国经济大衰退后,由于美国资产价格下跌、投资机会增多以及奥巴马政府刺激制造业投资的政策,一些海外中小企业开始加速重返美国。据相关统计,2010年至2017年,美国企业返回的高、中级岗位数量占岗位总数的68%,而中、高级技术企业仅返回32%。在返乡企业中,中低层岗位仅占32%。在此期间,美国增加了576,000个工作岗位,其中171,000个是在2017年税制改革前增加的。返岗占新增工作岗位的58%,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德国和日本。907家公司和113,000个工作岗位从中国返回美国,而德国和日本向美国返回了121,000个工作岗位。第二,美国企业的回归与刺激制造业的政策有关。据有关机构估计,美国将把每年5000亿至7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降至零。根据目前的企业回报情况,需要300万到500万个工作岗位,相当于净增长40%,这需要30到40年才能实现。此外,前提是美国必须建立低端产业链和价值链。一般来说,大型企业建立稳定的产业链需要15-20年,而5-8年

    2019年5月,全球铝业巨头诺比利宣布,江苏常州工厂第二期增资1.8亿美元,将于年底竣工投产,上海研发中心和客户解决方案中心计划于2020年春季开业。日本贸易促进局的报告显示,日本企业继续青睐中国市场,中国市场在日本企业的对外出口、投资和跨境电子商务战略中排名第一。未来,随着贸易战的加剧,一旦大型高科技企业如波音、通用汽车、英特尔、耐克和特斯拉回归,美国可能会失去整个中国市场。欧洲企业通过增加在中国的投资来弥补这一点是完全可以预见的。然而,随着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的稳步推进,欧洲对华投资可能会加速。例如,2019年1月至5月,德国、韩国、日本和英国在中国的投资分别增加了100.8%、88.1%、18.9%和9.2%,而欧盟在中国的投资增加了29.5%。意大利于2018年8月成立了一个“中国工作队”,以全面促进经贸合作。

    可以看出,特朗普总统通过推动海外跨国企业通过税制改革返还资本来推动美国制造业的愿望是否能够实现,至少是值得长期观察的。

    福石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sykntwztd.com 技术支持:福石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