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Mr.Ok 来到柏林》:贾樟柯携新作品来到柏林电影节
  • 发布时间:2020-03-05
  • www.sykntwztd.com
  • 资料来源:派可

    贾的《十点钟传》

    编者按:这是贾应2020柏林国际电影节邀请写的《柏林回忆》一文。今年是柏林电影节70周年和“论坛”单元50周年。

    1998年,贾的首部故事片《小武》在柏林电影节“论坛”单元首映,获得该单元一等奖沃尔夫冈斯托尔克奖和亚洲电影促进联盟奖,从而步入电影界。

    2020年2月21日,贾导演的新作《《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在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全球首映。多年以后,贾又把他的作品带到了柏林。这部电影也是第一部由10点钟雷丁联合制作的电影。

    《一直游到海水变蓝》通过18章讲述了中国自1949年以来的历史,其中贾平凹、余华和洪亮三位出生于20世纪50、60和70年代的作家是最重要的叙述者。

    和已故作家马风的女儿一起,他们在社会变迁中重新诠释了个人和家庭,使这部电影成为中国70年的心灵史。

    作者|贾

    这篇文章始于10: 00记事

    1997年2月,我从北京回到家乡汾阳准备过春节。

    我的家乡是内陆省份山西的一个小镇。这里保存着明清时期的街道,当然也夹杂着20世纪50年代的社会主义建筑。

    当我到家时,我父亲像往常一样为我做了一些好菜。我们在一个烟雾弥漫的房间里吃饭,这时我父亲对我说,“你应该走在街上。县城的主要街道很快就会被拆除。”

    这让我震惊。我在这条街上长大。街上的每一家商店和商店前的每一步都有我不断增长的记忆。

    当我想到这条街的消失,我突然有一种忧郁的感觉。

    当我第一次意识到“改变”的到来时,我27岁。将要拆除的老街只是一个象征。从那以后,我从我的家乡学到了很多故事:朋友失去了和平,夫妻吵架,家庭纠纷。

    我知道汹涌澎湃的经济变革浪潮正开始冲击我家乡这样一个封闭而偏远的地方,旧的人际关系正在被打破,人们正在重新定义自己、道德和生活方式。

    这让我不安。我开始写《小武》的剧本。在此之前,我有一个短片拍摄计划,投资来自香港。写完剧本后,我想联系香港制片人。我想用这部短片的预算来制作这部长片。那时,我没有电子邮件。我不知道如何尽快把剧本发给香港制片人。

    后来,我在县邮局找到了一台传真机,这是我第一次使用传真服务。当传真机一个接一个地吞噬我的手稿时,“咝咝”的声音让我感觉好像在进行某种仪式,好像被围困的城市终于发出了第一声呼救。

    香港制片人很快回复了我。他喜欢这个剧本,但是这部短片的预算显然不足以支持这部长片的制作。我决定用当时被中国电影业淘汰的16毫米技术来拍摄,而不考虑电影和摄影设备的租金或印刷成本。

    3月,我带着剧本和第一笔来自香港制片人的钱回到了北京。此前,摄影师余力为在北京柯达公司按2:1的胶片比例订购了16毫米胶片。我们两个去柯达的销售部为胶卷付款。

    柯达经理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是北京电影学院的吗?我说:是的。经理问:你的短片故事是什么?我说:我们要拍一部长电影。经理抬起头,惊讶地说:长电影?这部电影够长吗?我说:我们能克服它。然后是沉默。

    当我和余力为拿着胶卷准备离开时,柯达经理拦住我说:“好吧,我亲自付钱给你送了五部胶卷,我希望你一切顺利。

    五部16毫米400英尺的电影意味着我们可以多拍摄55分钟的素材。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经理的名字,但从那以后我经常想起他。他让我相信,如果我们把电影视为一项严肃而正义的事业,我们会得到帮助并克服困难。

    春天,我们花了21天拍摄《小武》。随后是长时间的后期制作。那时,计算机非线性编辑还不流行。我们在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租了一个剪辑室,用传统方法开始《小武》的剪辑工作。

    直到那时,我们才知道16MM工艺已经被淘汰了。尽管北京仍保留着负片印刷,但剪辑站、电影布景机和混合录音设备都是由新闻工作室的老工程师组装的。就连粘贴16毫米样品的胶带也供不应求。

    老工程师叫王旺。每天下午,他都会去剪辑室坐一会儿。每次他看到我笨拙地包装电影,他都会叹口气回忆道:“那时候,我们和埃文斯一起拍摄《风》.这让我感觉非常好,我觉得我在和埃文斯的团队一起工作。

    在冬天,《小武》制作了第一份拷贝。电影结束了,但是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这是这部电影的诞生。它静静地躺在我的家里。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有一天,我们的香港制作人说:你为什么不把一段视频发到柏林电影节的“论坛”单元去试试我们的运气。我知道“论坛”模块,因为张明的《巫山云雨》两年前在那里首映。

    那试试你的运气。

    我把《小武》录像带带到敦豪快递的取货处。这是我第一次发国际快递。我逐一核对了我填写的地址。我担心如果我丢了,我就不能寄了。就像把我的孩子托付给航空公司的父母一样,我的孩子将独自渡海,去柏林国际电影节的“论坛”单元。我感到不安,并期待着这个孩子的出生的社会意义。

    三个月后,“论坛”模块的主席格雷格先生在柏林告诉我,一天晚上他们看到了《小武》。

    Gregor先生和他的电影选择小组那天看了几部电影,每个人都觉得有点累。正当他准备下班回家时,他发现桌子上有一封快递邮件。他捡起来看了看。邮件地址是北京电影学院。

    这应该是学生的作品,葛雷格先生认为,让我们来看看,也许只是看看开头。他把《小武》放进录像机,107分钟后,他决定邀请这部电影。

    在北京,我正忙着准备去柏林进行我的第一次洲际旅行。我向姐姐借了些钱,当我到达机场时,她给了我一张《英语900句》。

    我对柏林一无所知。在飞机上,我一直在观察舷窗下,准备欣赏欧亚大陆的风景,但大多数时间我只能看到白云和偶尔结冰的陆地,这可能是西伯利亚。尽管窗户很无聊,我还是没有睡觉。我甚至开始担心我的未来。

    在北京,我没有工作。未来我将如何生活?我还能拍电影吗?在我心里,我已经多次为生活中的困难做好准备。

    飞机在法兰克福着陆,因为原定飞往柏林的航班因延误已经起飞。我有点害怕,不知道如何把下面的时间表联系起来。我不会说英语,所以我必须向地勤人员出示我的登机牌。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所以我不停地摇头。他向我挥挥手,带我出去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我完成了每一步,但我选择信任他。

    最后我上了另一架飞机。我感到有点不自在,就把我的登机牌给坐在我旁边的一位先生看。我懂他的英语:是的,柏林!

    感谢地勤人员把我送上飞往柏林的飞机,这教会了我信任他人,并开始了解肢体语言的重要性。

    在柏林机场,“论坛”部门的工作人员接待了我,他们拿着一个写有我名字的牌子。他没有带我去酒店,而是带我去了“论坛”部门的办公室。

    在人群中,我认出了格雷格先生。他的书《世界电影史》有中文翻译,上面有他的照片。他拉着我的手,对我说了很多。

    后来我知道他的妻子艾瑞卡也在其中。每个人都围在一起谈论他。我一个字也不懂,但我理解他们的热情和关心。那时,我只记得一个英语单词:好的不管大家说什么,我只会回答:好的!

    后来我了解到,在1998年的柏林“论坛”单元,人们给我起了个绰号:OK先生。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总是说OK而不是YES,因为:我感觉很好。

    这是一种回家的感觉。我知道我回到了一个有着几十年历史的电影家庭,我为自己是其中之一而自豪。

    在这里,我很放松,即使我不会说英语,我也不会感到焦虑。“论坛”单元独立自由的电影精神让我充满了安全感。

    在德尔菲电影院,《小武》首映后,我跟着格雷格先生从最后一排一步一步走向舞台。格雷格先生带我穿过观众。他走在我前面,好像在为我削山。

    这给了我穿越荆棘的勇气。

    这篇文章的原标题是《Mr.OK来到柏林》。

    图片来源于电影《小武》和《一直游到海水变蓝》的剧照。

    特别声明

    本文由派克从媒体和作者处发布。它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并不代表汹涌的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汹涌的新闻只提供了一个信息发布平台。

    福石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sykntwztd.com 技术支持:福石信息网 | 网站地图